门卫老孙|笔者:陌上桑

老孙是我们学校的门卫。在学校搬迁之前,没有门柱。他的工作是按铃。

据说老孙一开始是拿父亲的班当老师,早年实行的是接班制度,这很正常。关键是老人没有受过正规的训练,上讲台有困难,所以学校就交给他敲钟的工作。老孙很认真,做一些杂活。他不得不丢掉门窗上的钉子和螺丝钉。学校的花池也是他参加的,有时候也作为办公室卫生,给老师带水。

我按门铃,时间很准,节奏一点也不乱。时钟准备有警示的味道,“what……what……what……清清楚楚。上课时钟紧凑快速,“当当……当当……当当……。钟声缓慢悠扬,当……当………当……分开敲的时候依然“。

敲钟的工作已经进行了几十年,他玩得津津有味,乐此不疲。如果学校后来没有搬走,他可能会一直敲门。

学校搬迁到新址后,设置了门岗,安装了电铃。没有钟敲,老孙自然就成了门童。

门卫很快就爱上了他的新工作。每天上班,总能看到他拿着大扫帚扫大门,扫去灰尘、落叶、纸屑。是手动铁门,人来人往,老查身份,开门关门,他都驾轻就熟。他一个接一个地投递报纸和邮件,得分满分。

因为时不时有账单要发,和我有很多交集。每次来结账,他都从大门口跑到四楼的办公室,亲自交给我。看到他汗流浃背,气喘吁吁,我心里难受,叫他以后别送了。下班后我在大门口取也是一样,但他还是每次都给我发。一直以为总会麻烦孙师傅,什么时候买些花生瓜子来表达感激之情,只不过想了想,没有马上付诸行动,总以为时间充裕。

寒假期间的一天,我接到父亲的电话,说老孙寄了几张缴费单。他不知道我家的地址,所以他把它们寄给了我父亲。其实开学后就能拿到那张单子,但是跑了好几里路才送来,我很感动,想着开学后一定要感谢他。

开学那天,我们正忙着打扫卫生,老孙找到我,面带笑容又递给我一张稿费单。我还没来得及说谢谢,他转身就走了。下午我提着一大袋零食去了门卫室,可是那里坐的是一个陌生的师傅,他说老孙退休了&hell

开学那天,我们正忙着打扫卫生,这时老孙找到了我,笑着递给我一张汇票。我还没来得及说谢谢,他就转身离开了。下午我提着一大包零食去门卫室,却有一个陌生的老师坐在那里,他说老人已经退休了&见鬼。

ip;…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