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的小河创作:胡志国

我的家乡在内蒙古东部的东辽河畔,东辽河沿着家乡科尔沁左翼后旗向阳乡继斌村(张大房子)东边缓缓地流过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。东辽河

我的家乡在内蒙古东部东辽河沿岸,东辽河沿着我的家乡科尔沁左翼旗向阳乡季斌村(张大坊子)以东缓缓流过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。东辽河

承载着我无数孩童时代的梦,当年清澈的涟漪,曾泛起无数记忆的片段。离开故乡已经36年了,去年冬天,我与童年的伙伴陈树民一起,沿着我们当年经常走的去三江口的路回到了故乡。儿时的伙伴们都生活在那片故土,他们生活得怎样,记忆中故乡的小河还是那么的美好吗?

昔日的东辽河蜿蜒流过村东。辽河大坝两侧长满了绿树和蒿草。夏天,宽阔的河岸是孩子们凉爽的天堂,躺在清爽的河水中,仰望地平线上的夕阳。那时候,水战、钓鱼、钓鱼、钓鱼才是真正的快乐。冬天,宽阔的河流是孩子们的溜冰场。

钓鱼,钓鱼,钓鱼。

东辽河每年都有很多洪水,在河边钓鱼是最有趣的事情。看着宽阔的河滩,很多人喜欢用七八米长、近两米宽的吊网钓鱼。两个人沿着水慢慢地提起渔网,走了一会儿后,向岸边靠去。这时,小鱼小虾就会被举起来。我们可以用手或者用瓢把它们舀进篮子里,一个下午就能提起几十斤鱼虾。钓鱼更有趣。早上出去挖蚯蚓的时候,家里一般都有几个鱼钩,用十几米或者二十几米的绳子绑着。晚上,天黑前你来到河滩。我们最多去东河滩和南河滩,有时去北河滩。鱼钩安排妥当后,一端用柳条棒将绳子绑好,另一端用方砖绑好,然后扔进河里。钩子将在第二天早上被捡起来。我二哥是个好渔夫,最多钓过二三十斤。我哥曾经钓过鳗鱼,和蛇一样长,看起来很吓人,但是炸的时候很好吃。

鲶鱼是我们村里人发明的一种新的捕鱼方法,他们钓的都是鲤鱼。这样,在河小的时候一定要钓鱼,把钢丝做成V型,然后留出一段用扎丝扎起来的V型钩。把十几米长的鱼钩扔进水里,很讲究。V形挂钩上方系着一个豆饼做成的小方块。这时,需要两根柳条。流淌的河水直射豆饼。香饵鲤鱼最喜欢。说到喝豆饼水,V型钩来回摆动,影响鱼喝豆饼水。它把V型钩吞进鱼鳃里,一下子就粘到鱼的鱼鳃上,再也吐不出来了。我们村当时最好的捕鱼伙伴是我的邻居陈同立。

童年伙伴。

当我们遇到青梅竹马的、陈福顺、齐、时,虽然脸上的皱纹多了,但他们已经是爷爷了,孩子也已经结婚了。我们幸福地拥抱和问候,甜蜜的回忆把我们带回了童年的美好时光。

陈岑寿的两个儿子已经结婚,孙子6岁。他和他最小的儿子住在一起。小的时候一起去钓鱼,一起扛鱼,收获最多的是他。洪水来的时候也是他收获鲤鱼、鲫鱼、鲶鱼的收获季节。谈起钓鱼,陈同立面带微笑。去年冬天刚结冰的时候,他在辽河上砍了结冰的河,用网挂鱼。他和他的鱼友一次吊了200多公斤的鱼,大鲤鱼有20多公斤。

陈书海(绰号“富顺”)嫁给了张小花。他们有三个孩子,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。除了种地,他还在外面干了半年,主要是修铁路桥,大部分时间他带了100多人。

齐严俊(绰号百顺),有两个孩子,两个孩子都是,主要在外打拼,月薪2000多元。

36年过去了,青梅竹马又在一起了。我们在抚顺家喝了他用野葡萄和冰糖酿造的酒,真的很享受。我童年的朋友过着小康生活。原来的土坯房变成了宽敞明亮的瓦房。这个山东血统的村庄用勤劳和智慧改变了村庄的面貌。家乡的河水被往事溅落,我也拍了一张,将永远珍藏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