摇醒一朵花,来源网友:胡伟平

春天

春天是播种的季节。不变的主题是种土豆,用锄头在大地上划出一条弯直的沟,让希望的种子深埋在里面。除了地球的精华,土豆的营养还包括牛屎。陪伴我的7岁的牛,身上的绳子早晚有一点骚味,连它吃过的草都有那种味道。春天,它不仅吃草,还吃晶莹的露珠。

童年的手,以为紧紧握着锄头,就可以从泥土的缝隙里锄出一朵花。课本上猫养鱼的故事告诉我,种子会烂在土里。年轻的手因为锄头的颤动而开裂,鲜血喷涌而出,勾勒出生活的紧张。没有照片,没有证据,我渴望梦想。时钟摆动,梦想开始升温。

夏天

夏天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季节。庄稼开始茁壮成长,生命靠阳光和水成长。记忆的夏天,我没有内衣。我光着身子站在地上,吸收光和水,长得比我出生后的玉米还高。我问妈妈:我能长得比他们快吗?童年的夏天渴望疯狂的成长。

在一排排玉米地中间,有一排排土豆。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一颗土豆种子比一颗种子能孕育更多的生命。当太阳从天而降时,锄头仍然是锄头。用锄头探索生活,这种生活也滋润着我。

在夏天的记忆中,有一场太阳雨。原来,烈日炎炎,蓝天烂漫,繁花似锦,一望无际的虫鸟被几声惊雷吓坏了,都开始焦躁不安。雨水夹杂着一点阳光,散落在地上。搞得大人们慌了,因为屋前有郝的菜。但我很兴奋,脱下外套,在阳光雨露中疯狂奔跑,沉浸在这缤纷缥缈的光影世界里。

秋天

秋天是劳动的季节。玉米和红薯都熟了。我父亲警告我下午放学后早点回家,帮我收集食物。一开始没心情上课,担心家里老牛的饮食,担心玉米熟了,担心门前的梅树会不会有小偷。

偶尔,朋友们会在割过米的地里搜寻黄鳝。黄鳝的洞都在田埂边,两头相连。它怕浑水。只要往一方泼浑水,它就会在短时间内逃离另一方,它肯定会抓住它。当你回家晚了,你会被打。忙于收获,大人总是挤出时间打孩子。战斗结束后,会从炕上给你端上一碗有余热的米饭,你会带着眼泪和委屈吃完饭。

冬天的

冬天是一个温暖的季节。收获接近尾声,期待已久的春节即将到来。把身体裹得厚厚的。上学的时候要放上一盆火,以手臂为轴一圈又一圈地跳,看谁的火烧得更旺。这一幕想想就好笑。

天气晴朗的时候,妈妈会带我去山上砍柴。爬上高高的松树,剪掉枯枝,储备这一年的温暖。有野鸡冲过丛林,好奇它的腿比我的短,为什么我抓不到它?春节快到了,妈妈说:今年的雪好软,跟饺子一样。

白雪皑皑,宁静的村庄,袅袅炊烟,火红的火炉,沸腾的汤锅。妈妈说:今年大丰收。爸爸脸上挂着安详的微笑。孩子们可以随意玩耍。鞭炮声响起,又一年过去了。

尾部记录

美国人绝对想不到这个在亚洲山林中的村庄,总书记也不知道我们的生活。这是一个淳朴的农村男人的童年的告白。他们不知道地铁,不知道金融危机,不知道iPhone 4 S,他们只有阳光和水分,只有生命。时钟摆动,唤醒童年的梦想。当时种下的种子开出了一朵花。

是的,我是一朵花。无论远离天涯海角,我都只是家乡的一朵花,吸收着大地给予的阳光和水分,肆意生长。这就是生活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