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去的老布;网络写手:肥西张建春

旧布,又称土布,多年来一直是农村的主布。春夏秋冬,老步和农村人一起奔跑,面朝黄土,面朝天空,泥土气息扑面而来,却散发着独特的温度。

我是穿着土布裤子长大的,对土布有很深的感情。就我记忆所及,奶奶纺纱时纺车的呜呜声一直留在我的耳边,大多是在半夜,除了夏天,似乎从来没有断过。乡村纺纱叫纺棉,手摇纺车转圈,把棉花拉成细纱,就是织旧布的经纬。

奶奶是一个很好的棉纺工人。大多数人晚上纺一个纱锤,奶奶会纺两个,纺出来的纱均匀,断头少。事实上,奶奶能吃苦,一次吐丝就能得到两次歌舞升平和鲜艳的天麻,所以一家人的衣服都要靠奶奶。冬天很长,也是奶奶纺织的好时机。六岁的时候,我和奶奶睡在一起,半夜起来拿着半明半暗的灯。奶奶一手摇着纺车,一手拉着条子。像剪影一样旋转的图片被扔在土墙上,经常吓得我大叫。奶奶停下手里的活,摸着我的头,喃喃道:“孙子做噩梦了,别怕,别怕!”!奶奶的手很温暖,这让我又睡着了。

我也是棉纺的帮手。昨晚奶奶教我搓棉条,就是用筷子一样长的竹条把擀好的棉花搓成手指般粗细的条,放在篮子里让奶奶半夜纺线。轻,孩子的手很灵巧,奶奶不停地吹嘘,我当然高兴地做到了。有一次搓棉条的时候,对闪烁的煤油灯感兴趣,牵着棉花,差点引起火灾,奶奶和妈妈赶紧把火扑灭了。打了一架,奶奶求情,妈妈还是硬打。我写下一句话:玩火撒尿,打屁股,受罪。果然,第二天早上屁股就疼了,奶奶纺的纱也有烟火味。

奶奶细纱积累到一定程度,就拉着我的手去了村里孙叔家。孙叔家有一台织布机,一个高高的木架子,推推搡搡,踏送,梭子来回移动,布匹一行一行织着。白色、结实的布料、棉花和纱线在形式上完全不同。一公斤纱线可以换成八两块布,这些布是按公斤称的。孙叔叔不地道,纱是干的,布是湿的。但他是一个专属的织工,别无选择。

奶奶捡布回来的路上告诉我,家里以前有一台织布机,爷爷会织毛衣。奶奶说这话的时候,看着不远处。不远处是爷爷的坟墓,上面长满了绿草。

织布是旧布。“ Lao ”,这是农村的说法。人死了,叫老;一种罕见的大鱼,叫老鱼;铺天盖地的雪叫老雪。而马克的衰老与坚定有关。旧布又厚又耐用,真的很旧了。称之为土布也非常准确。棉花是从土里长出来的,纱是土房子里纺出来的,布是村民织出来的,所以你永远不会离开一个土气的村庄。

有些年,我读《木兰诗》,看到的是乡村编织的场景。木兰织的布“应该也是旧布。

织旧布是棉色的,需要染色。关注它的人都是用颜料染的,有红、蓝、黑三种:水开后加入颜料和碱,洗半小时布,红、蓝、黑。晾干后,可以做衣服和裤子。不注意,用锅灰、栀子果,也可以上色。老布的职责就是不排斥任何颜色。

村里出现了旧布衣,春夏秋冬都坚持男不露肚脐,女不露皮肤的原则。春夏秋好应付,冬急。这时老布(棉袄)做的装帧起了很大的作用,压风御寒难,滴水成冰的日子变得温暖起来。夏天,一条旧布巾非常有用。男人穿短裤,肩上披一条三尺的毛巾,就成了外套。这是擦汗、防晒和自我洗涤的唯一方法。有句很有意思的话:我是三尺长辈布做的大毛巾,没衬没脸。言语是无奈,也是一种状态和态度。

旧布衣像土地一样亲切,村民的工作服像衣服。但是,他们仍然打着补丁,这些补丁磨损严重,打得很重,他们仍然不愿意扔掉它们。“新大哥,旧老二,缝缝补补是老三”。

我十岁的时候,在县城上学。我穿着蓝色的旧衣服。同学之间很不一样,同学们对我敬而远之。原因是头脑土气,衣服土气,但重要的是旧布旧裤让我觉得重,又怕手脚重,不小心就扔掉了。这是我融入同学的,其中一个悄悄告诉我。其实十岁的时候,我又瘦又矮,明显营养不良,根本不是城里同学的对手。

奶奶去世了,享年96岁,她的旧衣服是黑布。奶奶65岁的时候自己种棉花,纺纱,看布,缝衣服。

奶奶只认旧衣服,奶奶不想要就认旧衣服。旧布,土布,还有一个名字叫生布,死后重生,奶奶会造一个新词。

旧布很远,种棉花的旧布还在大地上吵闹。你知道这种美丽的植物吗?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