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听到树木喊疼了吗,网友:齐国故都庭草斋

这是一个废弃的花园、一片森林和一个苗圃,处于城市和乡村的临界点。林业部把这块地承包给苗圃的时候,城市没有今天这么嚣张,没有像树一样种的建筑工地。也许,当初就是被这里的安静和寂寞所吸引。

现在不一样了。高楼被种在树根下,张着嘴,试图一口吞下树。连我看到都害怕。这片土地被政府购买和储存已经不再是传说。收集和储存土地就像把水储存在水池里。想用的时候,一提到大门,水就会冲出水池。种楼只是早一天晚一天,但还不是时候。

这片森林似乎无人照管。大森林中间有一条“10”-花的小路,这条小路已经被千步拨开。小路把森林分成四个部分,一个是杏树,一个是松树,一个是槐树,还有一个还是槐树。这个城市的人眼光很好,把它当成徒步旅行和休闲的地方。在晨雾中,或者在箭一样射出的灯光下,打几拳,或者双手扣在树枝上摇摆。人们是渴望这里的好空气,还是在不受城市干扰的情况下被吸引到僻静的地方?

我也喜欢到这里走走。人走得好好的,没招惹谁,时常被“嘣”的一声吓一跳。我已经不止一次听到,我想避开这种声音,可我避开这里,就等于放弃了一项权利。在松树林里,在一个相对通透一些的地方,地上像过完麦收的打麦场,树上还挂着一把扫帚和笤帚,来这里的人,很像要常住沙家浜的样子。有几个年轻人拽紧弹弓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向一个地方瞄准。在他们面前十几米开外,树上挂着一个破纸板,或者冰箱包装的材料,甚至还有从学校里弄出来的课程安排

我也喜欢在这里散步。人走好,不惹任何人。他们经常被“ ”的热潮吓到。我不止一次听到过这个声音,我想避开它,但如果我在这里避开它,我会放弃一个权利。在松林里,在一个相对透明的地方,地面就像是小麦收割后的打谷场,树上挂着一把扫帚和扫把。来这里的人看起来都想住在沙家浜。几个年轻人拉紧弹弓,视而不见,瞄准了一个地方。在他们面前十几米远的地方,有一张挂在树上的破纸板,或者是装在冰箱里的材料,甚至还有学校发来的课程表。

看板,统统做了他们的靶子。

我小时候经常玩弹弓,但是我没有今天这么有武器。我们的弹弓是自制的,弹弓叉有时候是铁棒做的。如果出了事,简单的就是从树上扯下一根小树枝,剥下树皮,切下自行车轮胎做弹弓皮,简单的弹弓就是成功的。弹珠也是就地取材,在紫河滩捡石头,或者就地捡小块的道碴。

据说这些人使用的弹弓是为出售而设置的,可以在网上购买。弹弓是钢板做的。弹弓是一个同色的钢珠,很亮,可以给人看。这些钢珠出来的时候不一定打中目标,但有时候会打中树干。树皮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小洞,这个洞立刻沥干了水。好像他们没有注意到,他们还是打了他们。我仔细一看,树上密密麻麻地长满了小洞,有的还分泌粘液——。如果人不难过不流泪,树会哭吗?我试图劝阻他们,但我发现不止一个人来玩弹弓。第二天回来,大部分都是陌生的面孔。

一天,一个男人带着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女孩来了。她好像刚从学校被接走。男人满脑子都是弹弓,他们濒临死亡。小女孩拽着他的裙子说,“爸爸,我听到树在喊疼。”男人喃喃自语:“树不是人,也不是耕牛。感觉怎么样?”他收起弹弓,跟着女儿走出了树林。

那些拉弹弓的人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。短暂的休息后,其中一个人突然大笑起来。

他们恢复正常了。

我问了一个熟悉的人,他说:“我的颈椎出问题了。给我建议,我的朋友。这个可以治好。”

我很在乎这片森林,但我害怕听到“轰隆隆”的声音,像断了的弓弦。

树是活的。这些看似没有主人的树,被人摧残打击,眼泪洗脸,却无人拯救。嘣嘣的声音像鞭子一样在我心里跳动,但我没有勇气喝下它们。我不得不支付一份低收入的工作,对自己感到不舒服,我的心受到了打击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