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色西塘网友:张明军

微风习习,杏花春雨,轻轻我来,梦里西塘。

长江以南有许多古镇。江南水土温润淡泊灵秀飘逸,小桥流水,拱门屋檐,粉墙瓦。温柔的乡村风情,温柔的世界风情,温柔的民俗风情,以及人们居住的古镇一角,总是让人充满遐想和憧憬。

车西塘,已黄昏。在洗漱穿衣之前,我一路带着疲惫和灰尘奔向梦幻般的玄关。高高的马史拱门微笑着站在那里,把我拥入怀中。街上的霓虹灯也盛装打扮,为等待而盛装打扮。穿过小巷拐角处的栅栏,我进了镇上,走上了西街。我一过安景桥,满街的人就给了我一个惊喜的沸腾。狭长的东塘街上满是商店,挤满了互相推挤的人。芡实饼的香味,龙蹄红米的油香,油炸豆腐干的臭臭,各种杂味扑鼻而来。老街两旁是造型各异的古朴典雅的民居,多为明清时期。西塘人曾自诩为秦汉之地、唐宋之镇、明清之际的现代建筑。或许是为了证明他们说的是真的,在江南的瓦当展厅里,历代造型各异的瓦当用它们的身躯展现了江南的精致与优雅。在根雕艺术博物馆,一代大师级艺术家张峥以非凡的匠心演绎了根雕之美。当我们得知飞鹰是由腐烂的树根培育而成时,我们不得不为将腐烂变成魔法的工作而欣慰。像江南大多数园林一样,西园精致独特。太湖石的薄、皱、漏、透,虽然耗尽了工匠的心思,却很难赢得游客的目光。毕竟大部分游客都没有明故宫那种火炬般的眼睛,领先的是“玉玲龙”“观致峰”。恐怕他们不知道它的意义和优雅。醉园的布局与西园不同,但其本质却像是近代的堂妹。它应该是刘玲和李白的天堂。久醇的米酒未必能取悦他们的诗。真正合口味的只是强者“半莲花”。

白天的西塘是一个喧嚣的世界,喧嚣和街头完全没有江南仕女的优雅。夜晚,尽管到处灯火辉煌,霓虹闪烁,打击乐不时发出的尖叫却辜负了爵士乐的内涵。直到天气变冷了,外面的噪音才让人觉得厌烦。可能是在床上睡不着,或者是在想月亮下的西塘。我不忍心偷看。我拿着衣服下了床,走出河边建的客栈。

客栈在石皮弄,弄堂地面的薄石并不让人胆战心惊,倒是弄堂口“石皮弄”三个墨绿色的汉隶大字虽然不事声张,却是吓人一跳。跨过环秀桥,便是闻名遐迩的烟雨长廊了。我到过泰山之巅的天街,亦走过长荡湖中的水街,然而,行走于这带顶的廊街却还是第一次。也许是白天的喧腾过甚,夜色中的长廊安静而温柔。小河两岸早已是灯火全无,含情脉脉的是那满天的朗月。长廊内自然无法接待月华,不过,静坐在河边古朴的条椅上,似乎还可听到广寒宫外伐桂的斧声。月光下的送子来凤桥分外巍峨,驻足其间,两岸鳞次栉比的粉墙黛瓦臣伏脚下,让人颇

客栈在石皮巷。小巷地板上薄薄的石头不会让人胆战心惊。相反,弄堂入口“石皮巷”的三个墨绿色的韩立角色虽然安静,却很吓人。穿越环秀桥是著名的烟雨长廊。去过泰山顶上的天街,也走过长荡湖的水街。然而,这是第一次走在这条顶级走廊街上。或许是白天太吵,夜晚的楼道安静温柔。河的两岸没有灯光,但天空却布满了明月。在长廊里自然不可能收到月华。然而,如果你静静地坐在河边古雅的椅子上,你仍然可以听到广寒宫外砍桂的斧声。月光下的松滋来凤桥格外高耸,其间驻足,两岸一排排粉墙,让人颇有感触。

为顾盼自雄。桥下的小河微波不兴,纵使有徐志摩的浓烈也激不起一丝的波澜。波光潋滟中,不时闪烁的是西施的羞涩和嫦娥的初恋。

月光如此明亮,像水和银,公平和均匀。它曾经拍摄过朱自清的荷塘,他走在煤尘的小径上,也让诗人在半梦半醒中浮现。杜素久未醒,二十四桥笛声不远处,但不清楚的是玉人的指法。谢的《月赋》不适合朗读,因为不小心,嫦娥会皱眉,会哭。东坡的脚步已经蹒跚。就算他站在廊桥顶上,失踪的眼睛怎么能看到鹏城?顶端的长街寂静无声,我独自走在这长长的阴影里。漫天的月华,让我放肆地呼吸,没有桨,没有光影,没有酒,没有美女,请我举杯。只有这个月是我永恒的爱人。

长廊的一角是永宁桥。桥下,一艘细长的遮阳篷船正停泊在刘霞的水边。几只黑色的鸬鹚蜷缩在船两侧的木桩上。他们的头埋在翅膀下,清晰地梦想着他们的青春。突然,一盏娇小的河灯从远处飘来,粉色的莲花暧昧朦胧。长发的女人一定要在蒲松龄的梦里安然入睡。在这漫长的月下,是谁唤起了投江的屈子的灵魂,还是抓住了月亮的诗人?也许是三百年前的缘分吧,这小小的河灯居然飘到了我的脚下,溅起我满是相思的眼睛,一脸的乡愁。

我不知道我的脚步是否尽可能温柔,但我总是担心。下个月西塘已经睡着了,就像恋爱中的女孩,深情温柔,梦一定格外的轻。把儿子送回乔峰后,回头一看,粉红小精灵已经不见了,但在这个春日的夜晚,河水迷蒙。在这长空的月亮下,它像一首诗,像一个梦一样的纱……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