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适,发布人:一汪清涧

而昨天,忙了整整两天,今天终于悠闲下来。

早上,女儿带着妻子去学校开家长会。虽然我没有和他们一起去,但我已经从学校的时事通讯中知道了我女儿的期末考试。虽然她在这次考试中是全班第一,但她不是全年级第一。不过,令人欣慰的是,与前两次月考相比,她的成绩呈现出逐渐上升的趋势。结果,我和妻子都很满意。

后来听老婆说了一件事,就是在家长会上,班主任邀请了一些家长发言。我没想到老婆会第一个喊,但她拒绝了,理由是感冒了,嗓子哑了。另一个学生的家长也在场,但是轮到班主任请他们发言的时候,妈妈说请爸爸发言,爸爸说请妈妈发言。这对夫妇当场踢了球。谈完请家长发言交流经验,老婆对我说:下次家长会我不去了,你去吧!

今天早上老婆女儿去参加家长会的时候,我一个人呆在家里,悠闲的度过。坐在书房里,烘干电火桶,翻着轻薄的书籍。昨天中午在新华书店买了两本书:一本是王安忆的《无名氏》。据说这部小说反映了作者创作风格的巨大变化。我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变化。是冯骥才的《世界奇人》。其实我已经有一个了,只是刚买了这个,叫完整版。在旧版本的基础上增加了十多部新作,还收录了许多作者手绘的插图。——我买书的习惯是,当我喜欢的书遇到更好的版本,我只是。

临近中午的时候,妻来了三个读中师时的女同学。可家里依旧停水,中午在家还是烧不成饭,妻便带她们出去吃饭。三个女人带来了三个孩子,一个男士也没来,所以我就没跟她们女人一道

临近中午,我老婆来找三个在师范学校读书的女同学。但是家里还是没有供水,中午家里还是没有饭吃,他老婆就带他们出去吃。三个女人带了三个孩子,没有一个男人来,所以我没有和她们的女人一起去。

去凑热闹了,而是去超市旁的老乡鸡,和在超市打寒假工的外甥,点了两个菜,要了两碗饭。

下午女儿带三个小客人去电影院看《功夫熊猫3》,老婆带三个女人去逛街买衣服。我还是一个人呆在家里。坐在书房的电火桶里,翻看着《没有烦恼的流浪人河》,有点打瞌睡,但又不方便睡觉,怕逛街的女人随时回来。于是我打开手机上的音乐,一边听歌一边看书。

晚上打电话回老家问妈妈病情有没有好转,接电话的爸爸说妈妈脸有点红,恐怕是发烧了。我侄子碰巧在那里,所以我让他用温度计给他妈妈量一下。有点低级。我悠闲的心情一下子就去了爪哇。

我赶紧给何医生打电话,他昨天见到了我妈妈。知道低烧是正常的,不需要特殊治疗。我只需要按时吃药,多喝水就可以了,这样我才稍微放心一点。我打电话回了老家,把我和医生商量的结果告诉了父亲,告诉生病的母亲什么都不要做,在家休息。但我很清楚,我的话只是一句空话。快到年底了,哥哥的店生意更忙了。不仅80岁的父亲过年已经去帮忙了,妈妈每天还要忙着给忙碌的人做饭,不然他们连饭都吃不上,过几天连我也要去帮忙。

这过去的一个学期,为了工作和生活,为了一群孩子(学生)和一个孩子(女儿),我每天都要在农村的学校和县城的家庭之间来回奔波。本以为寒假过后可以在家过悠闲的生活,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闲暇是如此有限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