炉灶的变迁,学者:倪继贤

改革开放四十年,农场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家最大的变化就是一日三餐离不开的炉子。

小时候,我和奶奶住在西屋。记得里屋窗台下有一个废弃的用砖头和泥砌的炉子。虽然不完整,但形状很到位,坑里还有残留的灰烬,房间里的地板被熏得又黑又亮,甚至比画的还要多,四面的墙壁都被熏成了烟灰色。然而,这样的火炉伴随了几代人。

那时,我们全家五六口人使用的是父亲紧靠东房山墙修建的1米多宽的小灶房,紧靠背墙还是用砖块泥巴垒起的炉灶,只不过多了一个放锅的地点,方便了许多。冬日,我们全家就在住房里做饭,还

当时我家五六口人用的是父亲在靠近东方山城墙的地方建的一个1米多宽的小火炉,靠近后墙的地方建了一个火炉或者用砖泥做的,但是多了一个放锅的地方,方便多了。冬天,我家在家里做饭,而且。

是砖块泥巴垒的连坑炉灶,比较低矮,有一米深的炉坑。这炉子既能热坑,又能做饭,但是因为缺柴少炭,使母亲作了不少难,有一次面下到锅内煮不起来,母亲干急没办法,便把门槛子板劈了烧。住房没有顶棚,椽和麻杆箔子熏得漆黑,好处是一直保持干燥状态,多年的瓦房一直不落土,不漏雨。

大约在1980年,我们的五个孩子都长大了。我们只是温饱,家庭经济并不富裕。然而,为了改善我们的生活条件,我们只是拆掉了三栋老房子,建造了三栋新的瓦房。然而,我们不愿意用新房子作为炉子,在上层房子的洞穴下面放了一个用砖和泥做成的炉子。

炉子简单,也缺柴火和木炭。蒸馍的时候要拉风箱,做饭的时候要烧柴。用碎煤拌泡沫煤和红土还不错。没有正规的灶房,没有厨柜,饭菜上桌,案板经常落满灰尘。这种土炉从祖先一直使用到1988年。

发展是硬道理,人们总是通过努力改善生活条件。今年儿子儿媳请了专业匠师,花了200块在东屋搭了个吸灶。炉子用瓷砖覆盖,干净卫生,火力大,热效率高,做饭不冒烟。馒头不需要拉风箱。炉子的改进迈出了一大步。

1998年,我们三女儿从海南回来,接受外面的新鲜事物,给我们买了煤气灶。后来开发了电磁炉,比燃气灶更安全、更时尚、更划算。燃气灶在没有电的时候变成了备用灶,这两个灶用了20年。因为我是家里唯一吃饭的老两口,这两种灶具都能满足做饭的需求,吸灶在那里闲置着。

去年,我们村启动了燃气工程,工人们从春天到冬天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与严寒酷暑作斗争。到年底,安装工程完成,天然气供应。与燃气灶、电磁灶相比,天然气灶动力更强,价格更低,很受群众欢迎。

为了保证安全,满足安装要求,我们的儿孙拆除了吸灶,更换了灶房的篷布顶棚,使用了优越的扣板顶棚,粉刷了墙壁,擦亮了地板,装饰了灶台,安装了抽油烟机,现代化的灶房,告诉我都达到了星级标准,让我们享受到了晚年改革开放的成果。真的要感谢党,感谢新时代。

改革不停,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,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我们相信有更好更方便的炉灶等着大家享用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