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时秋收,创作者:吴兴华

无论春夏秋冬,只要周末回到宣汉胡加镇的家,我都会像往常一样早起,走过距离小镇1000多米的百兴街,走到小镇边上的水泥板小路,看看生长在乡村山坡上的树苗和树木。五颜六色的季节大大缓解了在电脑前工作一周的视觉疲劳,从破土而出的黄鹅到绿油油,再到遍地金黄的树叶。呼出积聚在心中的浊气,吸收来自乡村的新鲜空气,感受乡村清新的自然,让人感觉很舒服。

早上还没走出百兴街的尽头,就听到秋天田野里传来“隆隆”的声音,穿透密集的建筑,向耳膜飞去。往街上看,在河对面一片金黄的稻田中间,三辆收割机在不同的田地里来回穿梭。好久没看到收割水稻的场景了。我的大脑兴奋起来,下意识地穿过缓缓流动的小溪,穿过狭窄的田埂,来到了乡村深处的金色海洋。看着收割机,只见收割机唱着欢快的歌,拼命向前跑。张嘴一路吃着站在田里的米,尾巴吐出飞来的稻秆,而饱满的米粒留在“ ”的肚子里。很快,一片面积四五分的稻田被收割,司机师傅从收割机上卸下七八袋沉甸甸的米粒。等着的时候,大妈冲上前,把袋子扎得紧紧的,大吼着让老婆赶紧把米扛回院坝晾干。

那一刻,我见证了阿姨收获的笑容。矿车事半功倍,价格低廉,降低了劳动强度。我看见成群的燕子和蜻蜓三三两两地在收割机周围穿梭。燕子吃着收割机赶出来的飞虫,蜻蜓和收割机跳舞,但收割机后面没有孩子捡稻穗的影子。

我居住的家乡,大地名叫陇溪沟,现在叫陇溪村,而我居住的小地名叫桂花坪,从小到大没有

在我的家乡,大地叫龙溪沟,现在叫龙溪村,而我住的小地方叫桂花坪。

见到一棵桂花树,只有三合院背后栽有一片两百来亩的苹果树。大集体时代桂花坪是非常有名的,都说这里的苹果抿抿甜,个头大。因此,我童年的秋天一半是在苹果林里,一半是跟在大集体时代的拌桶后面度过的。

那几年的秋天,是我们山里的孩子最期待的最幸福的时光:山坡上有板栗开裂掉落的树,有红柿子,有青黄相间酸酸甜甜的橘子,还有可以用来刨地的田地……。那时候我很幸运。晚上去屋后的苹果园,看守的叔叔们每晚摘一两个。我最感兴趣的是听到“鹏鹏”开始小米的声音。第一反应是秋天来了。过几天,生产队把米晒干了,分配到家里后,就可以吃到白嫩可口的米饭,而不用红薯干、土豆、玉米糊和野菜。

那时,我家有五口人,我的父母,我的姐姐和我的哥哥。是三个孩子长大花粮食的时候,他们得到的粮食根本不够全家吃。每年,至少有一两个月是断米的时候。除了平时勒紧裤带,父母还唠叨我、我姐和我哥不要抠嘴,要多吃些粗粮和红条、土豆、玉米、葛根等野菜。一方面鼓励我和妹妹勤快一点,跟着搅拌桶把掉在地里的稻穗捡起来,弥补稻谷的不足。

每年秋天,农村金黄的时候,生产队都会召开社员大会,要求家家户户的大人早起,贪黑,争分夺秒抢粮。那时候,我和姐姐早在父母身边就起床了,等着大人挥镰刀砍下一片米。当搅拌桶开始发声“嘭”时,我们一路小跑到地里,一起寻找散落的稻穗。为了多捡些稻穗,我和姐姐分了活儿:刚开始只有一锅果馅饼的时候,我和姐姐一起捡;多个搅拌桶的情况下,两个人分别取。我经常比姐姐捡的多,父母下班回家也经常表扬我。

小学的时候,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和大人一起起床,在地里捡了一个小时的稻穗就去上学了。我从来不敢推迟中午和下午放学回家。我放下书包,拎着一个小背囊,冲到收割的田地里寻找稻穗。幸运的是,每年秋天都是水稻收获的季节,也就是学校的暑假,所以我和姐姐跑遍了全队所有的稻田,直到全队所有的水稻作物都收获了。

当时家家户户人口众多,全队很多孩子都去捡稻穗。所以经常因为抢“地盘”抢稻穗,甚至打架斗殴而吵起来。

记忆中的童年和少年,是在“嘭”搅拌桶的声音中捡拾稻穗长大的。虽然当时觉得很累很苦,但也有收获的喜悦。因为,年纪轻轻,就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为家人分担后顾之忧,从小养成节约粮食的习惯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