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心语,创作者:关山狼刘杰

妈妈,你已经离开我们十年了!十年前,二月初春,在一个阴沉的日子里,你带着很多悲伤被病魔带走。

我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,你会淡出我的记忆,埋在我的心里。然而,直到今天,我才发现,你并没有淡出我的记忆,反而变得越来越清晰,一张微微的笑脸,一条紫檀围巾,一件蓝色上衣,一条黑色灯芯绒裤子——。这一直是我梦里的一幕,也是你的一生。

妈妈,虽然我是你的二儿子,但我对你的青春知之甚少,很多细节都是在你死后和父亲聊天时才知道的。安慰我的是,在痛苦和折磨的时候,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最多。你在你爷爷家比较小,上面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,你下面只有我姑姑一个。你和你爸是媒人话的结合体,但你们同甘共苦40多年,很少吵闹。早年,你父亲不耐烦,你事事跟着他。后来,你生病了,你父亲事事跟着你。其实你和你爸爸都是不识字的农民,不知道互相尊重、举梅绮的例子,但其实你们是患难与共的恩爱夫妻!

我一生中最早的开悟得益于你的教诲。当然,那时候不是故意的。我们有七个兄弟姐妹,除了大哥比我大九岁,从我开始,每个人只比另一个大两岁。很多孩子让你的身体痛苦,让你的心痛苦。无论春夏秋冬,你每天晚上都在忙着缝补。你家没有灯柱,所以窗台上放了煤油灯。窗台下是康的洞,整个消防最热的地方,哥哥姐姐的湿裤子经常在那里暖和。为了看得清楚,需要有人为你提一盏灯。我大哥十七岁参军,所以这份工作自然会由我来承担。深夜,灯光又暗又闷。刚开始还兴高采烈,后来就困了。灯光经常灼伤我的头发,甚至眉毛。为了熬过漫漫长夜,你一边缝缝补补一边给我讲“古代经典”(民间故事),比如后妈虐待娃娃,给老公前妻的娃娃吃炒麻子,给自己的娃娃吃发芽麻子,结果老公前妻的娃娃每朵云都有一线希望;还有牛郎织女的故事,秃疮变尼姑的故事……,都是关于惩恶扬善,因果报应等等。这些民间故事和传说让我从小就明白,人要善良,要感恩。只有这样,从我进入社会开始,我就一直致力于帮助弱者和穷人,尽管我仍然不富裕。

为了尽可能地使我们清汤寡水的饭菜里能有一点油水,为此您受尽了煎熬。每年深秋时节,生产队种的油菜籽成熟了,为了省事,生产队的油菜籽都是在地里盘个野场子打碾的。在生产队打碾过后的一两天内,您就会在某天黎明时分,叫醒睡眼惺忪的我,拿着笤帚、簸箕和蛇皮袋子,趁着人们还在酣睡,悄悄地走出村子,到生产队打碾过的野场子里清场,也就是从堆积如山的菜籽秆和菜籽荚里面再次筛选,弄得一二斤或者三四斤土菜籽,好等到有油客进村时换取一斤半斤菜油。在深秋的寒风里,您一筛子一筛子地筛,寒风吹乱了您额前的头发,接着又被汗水濡湿,凌乱地粘在脸上,我用脏兮兮的手给您理顺,一会又凌乱了。您满怀希望,不知疲倦地筛着,一直到日上三竿,人们纷纷出门下地,我们才悄悄地溜回家。生产队打碾过的油菜秆原本就没人管,我不明白为啥就要去那么早,回来的时候又生怕别人看见。到我长大之后才明白,您之所以那样做,是在尽力维护我们穷人的一点点自尊啊!妈,你还会用李子仁搓油,那是更加艰难的过程啊!把炒熟的李子仁用擀杖擀碎,再倒进铁锅里反复揉搓,锅下面是燃烧的柴火。您两只手交替着反复揉搓,随着铁锅温度的升高,揉搓的动作要越来越快,你的手被烫得红彤彤的,头上脸上的汗水快要滴落的时候,就喊我用毛巾擦拭,有时候我的动作慢了点,一滴两滴的汗水就滴落到锅底那一汪亮晶晶的李子油里,“滋啦”一声暴响,就沸腾出一朵油花来。等李子仁焦黄焦黄,实在再搓

为了尽可能让我们清汤少水,你受了很多苦。每年深秋,生产队种植的油菜籽成熟。为了省事,生产队的油菜籽都是在野地里磨出来的。生产队跑过去后的一两天内,你总有一天会在天刚亮的时候叫醒我,拿着扫帚、簸箕、蛇皮袋,趁人还在睡觉的时候,悄悄走出村子,把生产队跑过去的那块地清理干净,也就是从成堆的油菜籽梗和豆荚中再筛一次,得到一两斤或者三四斤当地的油菜籽。深秋的寒风中,你筛遍了每一个筛子。寒风吹乱了你额上的头发,然后被汗水打湿,乱贴在脸上。我用脏手整理了一下,又乱了。你带着希望不知疲倦地筛选,直到深夜,当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去田间时,我们悄悄地溜回家。生产队碾过的油菜秆无人看管,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早走,回来怕被别人看见。我长大后才意识到,你是想维护我们穷人的一点自尊!妈妈,你也可以和李子仁一起搓油,这个过程比较难!将炸好的李子仁用擀面杖碾碎,然后倒入铁锅中反复揉搓。锅底下正在烧柴。你交替反复搓手。随着铁锅温度的升高,摩擦动作会越来越快。你的手红红的,当你头上脸上的汗快要滴下来的时候,你叫我用毛巾擦。有时候我的动作有点慢,一两滴汗水会滴到锅底亮晶晶的梅子油里。“ Zila ”。当李子仁是棕色和棕色的时候,它会再次被摩擦。

不出油来时,您才作罢,瘫软在烧锅板凳上,双手油亮,满脸汗水,虚脱了一般。

我上三年级的时候,语文老师要求每个学生都要有一本《新华字典》。当时一本字典要50美分,但即使我哭着闹着,父亲也拿不到50美分。妈妈,你哄我先去上学,说下午就有钱买字典了。我半信半疑地去了学校。下午放学回来,看见你睡在炕上,痛苦的呻吟。父亲告诉我,为了给我筹钱买字典,你不顾自己的软弱,去树林里挖菖蒲。菖蒲多生长在陡坡洼地,不能一双解放脚走路。结果你从陡峭的洼地上滑下来,扭伤了腰,手还死死抓着装菖蒲的竹篮。好在离家不远,你的哭声被村里的人听到了,你爸爸把你从树林里抱了回来。看着我,我难过得哭了,你却笑了:“别哭,别哭,我宝宝的字典在这里!”你和你的父亲都受过文盲的苦,他们决心送孩子去上学,并成为有读写能力的人。因为我们家冷,为了我们的学杂费,你和你爸爸不仅无所不用其极,还经常放下自己可怜的尊严去乞求别人。有时候,他们会把自己积攒的鸡蛋低价卖给别人,以保证我们不会因为耽误学费而被老师批评。妈妈,很多次你为了我们的自尊放弃了你的尊严!

进入中年以后,身体越来越虚弱。就像一群饿狼崽,我们吸你的奶,留给你一个病。雪上加霜的是,你姐姐感冒后,你因为惊吓和刺激,出现了轻微的精神分裂。那个姐姐感冒好几天了,天又轻又重的时候,她爸爸请来了村里的赤脚医生。没想到,赤脚医生竟然是个庸医。当她看到姐姐因为高烧而大喊大叫时,她吃了一片安眠药。当你看到女儿满脸通红,鼾声如雷时,她的呼唤没有回音。当你快要绝望的时候,你突然精神失常了,因为你已经失去了两个女儿(我妹妹饿死了,我小妹妹一岁前就去世了),你脆弱的心灵难以承受。我的家庭一团糟,我的父亲正忙着照顾你,你哭着制造麻烦。我一路小跑去山上找医生。幸运的是,我在半山腰遇到了山外村医站的药师,也就是一个村子里的王师兄,他急着去求医。看到他,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,牵着他的手,于是我邀请他回家。王哥先给大姐大把脉,然后打听情况,最后给大姐大打了一针,然后给你打了一针。大概抽了两包烟后,姐姐的烧明显退了,她的电话回应了,你就安静的睡着了。从那以后,你就不能受到惊吓和刺激了。一旦受到刺激和惊吓,你就会失去理智。每次生病,你都会抽搐、抠、抓。你的头发越来越薄,这意味着你在多次生病后抓伤了自己。每犯一次病,就像一场大病。你已经虚弱很多天了。真让人担心。

由于我们家住在村长,无论是村民还是外宾都必须先经过我们家。无论是进山采药,还是从一个村子到另一个村子的小贩、石油客户、毒贩,他们首先来到我们家,渴了要茶,饿了要充饥,也就是当他们吃了最后一顿饭却没有吃下一顿饭的时候,即使端上几个煮土豆充饥,也要成全地主之谊。你的善良让许多人松了一口气。到现在,很多人在我面前感叹你的单纯和善良。同村的人,尤其是进城打工的,谁没吃过荞麦面土豆粉炒腊肉?您的热情让我们家成为食客的向往和庇护所。每次我们抱怨你的时候,你总是慈祥地笑着说:“人有福气,吃的越多,拥有的越多!”

妈妈,我不是一个孝子,甚至有点叛逆!高考落榜回到家乡的时候,你没有抱怨,支持我半夜去消耗石油,看轻书。我父亲认为我太贵了,买不起煤油,但你认为我爱读书的时候总是过得很开心。后来我本来打算背着你去参军,可是去县城体检的时候,你哭着阻挠我的行动,因为我大哥在部队七年了,你着急了七年。你的理由很简单:士兵必然会参加战争,战争必然会导致流血牺牲,你不希望再有儿子进入军营。妈妈,说实话,我心里对你对军事行动的失败怀恨在心。后来,我们对姐妹的婚姻产生了非常激烈的分歧。你一生都很善良,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善良。最后的结果证明你真的错了,这件事成了你心中永久的纠缠。当你生命垂危的时候,依然是这件事让你念念不忘。

妈妈,你不识字,但你帮助六个孩子读完了高中。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妇,但你死后,你都有极好的名声。我们兄弟姐妹都凭着自己的能力在红尘中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,过着平凡却有尊严的生活,都得益于你和你父亲的养育和教诲,想到了水源。我怎么会想你?随着我们的日子逐渐滋润,你因生活艰苦而过度劳累,住院次数超过一年。在你七十二岁那年的春天,你离开了我们和我们的父亲,去了冰冷的世界,与我们阴阳相隔。我的心总是被儿子想抚养却缺席的遗憾和担忧所折磨。妈妈,你一生都在受苦。为什么历尽千辛万苦还是错过了?

妈妈,如果下辈子有转世,我祈祷慈悲的菩萨能把你转世到一个富裕舒适的家庭,你也应该得到这样的回报,因为你上辈子受苦了,但你没有改善心态。如果来世还能重逢,那就让我做妈妈,你做孩子。只有这样,我才能报答你的好意,以防万一!

每年都是如此。细雨中,我跪在你的坟前。在迷离的泪光中,你头上还戴着一条紫檀围巾,穿着蓝色的上衣和黑色的灯芯绒裤子,拄着鸡骨木的拐杖,慈祥而怜爱地看着我们,就像你死前一样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