瓦;本文投稿:马浩

admin亲情故事2022-01-14 15:19:5616标签马浩

走在乡下,我对房子上的瓷砖很感兴趣。瓷砖可以说话,可以和阳光、雨水、风霜、瓷砖边缘生长的花草说话。只要用心听,就能听到关于岁月沧桑的话题。

水乡屋顶的瓦片一般都是小瓦片,用粘土制成,瓦片呈天蓝色,形似月牙;在北方平原上,大多是洋瓦,也就是水泥做的灰瓦,马虎不得。小青瓦婉约,大灰瓦豪放,不经意间,南北方的风土人情在屋脊瓦的细节中显露无遗。

当然,我说的是到目前为止我所看到的。事实上,在蓝色瓷砖的使用上,北方和南方似乎没有我想象中的区别。我出生在北方。在我的记忆中,村里也有零星的蓝瓦房,大多是地主乡绅的遗骨。蓝瓦卡的屋顶有一种说不出的女人美。屋顶上有许多小瓦片组成铜币状的图案。蓝色的瓷砖背面是凹槽,上面覆盖着瓷砖边缘,有凸有凹,比如屋顶上写的诗。岁月的风尘堆积在瓦缝里。不知道是风带来的草还是鸟带来的。

以前我们村有个窑,烧的是青砖青瓦,但村里茅屋很少。“满清的朱子贵不是蚕农”。总觉得青瓦台从来不是为老百姓生的。在过去,只有富有的乡绅才能在农村建造瓦房。老百姓用黄土筑墙用茅草,用泥巴筑墙,用麦秸、茅草当瓦,用栅栏围墙,柴飞当户,一家人老幼同堂,再加上一头驴、一头猪、一群鸡、一条黑狗看家护院,炊烟袅袅而鸡。他们在烧绿瓦,也许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留着自己用。

自从有了自我记忆开始,村里的窑场就荒废了,堰头的窑早已坍塌,只留下一个狐狸黄鼠狼经常出没的窑池,取而代之的是“瓦房”—/[/k6。“瓦房”就在我家前门前面。你可以从“瓦屋”后窗看到制瓦商在制作洋瓦。洋瓦,洋瓦的简称,洋瓦也是水泥和水泥瓦的盛行,所以洋瓦简称为瓦。为了区别于蓝瓦,小蓝瓦改名为小瓦。

瓦房前有一口水井,水井里有一个水车和几个大水泥池。制成的灰色瓷砖被放入水池中,等待水泥慢慢凝固。水池里的水是由水轮泵上来的井水。夏天,看着师傅做瓦片,推着水车玩,在水池里玩水,在水池间的墙上摇摇晃晃,既好玩又刺激。

在“瓦房”中看师傅制瓦,也是件好玩的事。制瓦有制瓦的机器,有模具瓦,模具瓦是铸铁的,用时刷上柴油,摞在瓦机子边上,供师傅取用,瓦机中间是四根可上下的铁棍,以支撑模具瓦,两边是盛水泥的槽子,师傅双手持抹子,把水泥覆在模具瓦上,然后,用铸造好的瓦截面形状的瓦棒按压,瓦出具形状时,用细箩子筛撒水泥,用瓦棒来回按压,这叫挂桨,目的为了

在“瓦房”看师傅做瓷砖也很好玩。制砖机有一个模具瓦,是铸铁的。使用时,将模具瓦刷上柴油,叠放在砖机边缘,供师傅使用。砖机的中间是四根可以上下移动的铁棒,用来支撑模瓦,两边是用来装水泥的凹槽。师傅双手拿着泥铲,把水泥盖在模具瓷砖上。然后,用具有铸瓦横截面形状的瓦杆压制模具瓦。当瓷砖成型时,瓷砖是用细铁棒制成的。

瓦易于淋水,师傅一踏支撑板,瓦便如一朵出水芙蓉般挺出瓦机,立在一边的师傅用手托起,放在一只可转动的木支架上,用小刀割除多余的水泥,一只灰瓦就算制作完成了,放在一边晾一下,待水泥发硬了,然后置入水池中,老灰之后,把模具瓦去掉,瓦便可以随时亮相屋顶了。

小时候经常泡/[K12/]瓦房”。我很清楚做瓷砖的程序,但我从来没有机会实践它。灰色瓷砖似乎生来就没有贫穷和爱富人的意识。灰色瓷砖被广泛用于农村地区建造房屋。屋顶是半草半瓦,墙壁还是土坯墙。后来,腰部有了贫困。民间语言丰富多彩,即使你不服,腰里“差的是什么”?屋顶,蓝石基,青砖山墙,只有房子的四面墙是泥砖做的,所以叫“腰穷”,“腰穷”不是过渡阶段,后面是青三房,青三房,所有的墙。

我对瓷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以至于我处处关注着建筑上的瓷砖,我似乎能理解灰尘中瓷砖的语言和时间的故事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