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忆乔老师|本文作者:小小米饭

乔师是小儿的书法老师。

端午节,小长假第一天清早。
正躺在床上刷新闻,一条微信从顶部映入眼帘。以为又是“端午安康”这类祝福语。
“乔老师昨晚走了” 信息是一朋友发来的。
哦?走了不做了?……走了?!!
忙电话确认,真的,乔师故世了。
从床上弹起来,跑到儿子房间,把儿子揉醒,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。
一样愕然的表情,四目相对,许久无言。

与乔师相识于2017年秋。当时是准备给小儿选个比较好的书法老师,经人推荐,辗转到了乔师的培训班。
第一次见面,就被对方的儒雅风度与高超书艺所折服,乔师四十多岁,苏州人,更觉亲切。且在几十年的书法与文学浸淫下

乔老师是一名儿童书法老师。

端午节,小长假第一天一大早。
我正躺在床上刷新闻,一个微信从顶部映入眼帘。我以为又是“端午节安康”了。
“乔小姐昨晚离开了”这条信息是一个朋友发来的。
哦?你到底要不要走?……走了?!!
我正忙着打电话确认,真的,乔老师去世了。
从床上跳起来,跑到我儿子的房间,叫醒他,告诉他这个消息。
同样愕然的表情,四目相对,久久沉默。

我在2017年秋天遇到了乔先生。当时我打算给孩子选一个好一点的书法老师。被别人推荐后,我搬到了乔石的培训班。
第一次见面,就被对方的风采和高超的书法技巧所折服。来自苏州的四十多岁的乔石感觉更加亲切。经过几十年的书法和文学浸淫

,这种由内而外的从容淡定的气度,装是装不出来的。与之前接触的几个培训“老师”无异于霄壤。
谈了约半小时,非常倾心,遂定小儿当天就开始跟随乔师学习。
随着与乔师的接触的增多,越发觉得乔师对人对事满腔热忱,教学倾心,张弛有度。有苏州传统文人的做事讲究和细腻的风格,故而他对于书法艺术的要求也高,绝不胡乱表扬及批评学生。
乔师的楷隶行草皆精,小儿在乔师门下习了约大半年。书艺大有长进,乔师也很喜欢他,
外出有活动时,也经常带着小儿去长见识,学习交流。
他总和我说小儿是可造之才:“小儿虽然顽皮,有时心不在焉,甚至看上去吊儿郎当,但手里的功夫可以,可以说有点天赋,但虽然有天赋,也得勤学苦练,循徐渐进,冒冒失失想一步登天,绝无可能……个人的修养,个人的学识,最终都会融入到书法中体现……”诸多教导与叮嘱,让我俩在这段不算长的学习时间内受教颇多。
后来,小儿初中阶段的学习渐渐繁重起来,时间难以安排,只能先搁笔一段时间,但还是和乔师有电话和微信的互动。
一晃经年。本计划是在中考后,暑假再找乔师相聚,想来也就几周后的事,我们已期待了很久。但,世事无常,不曾想乔师会突然离去,不曾想到两年前的一次书法展上,道别时握手一句:“老师再见!” 竟会是永别。不曾想,我们的缘分会这么浅。
很遗憾,苏州失去了一位赤子,一位优秀的文人。
很遗憾,我们失去了一位艺术与人生道路上的指路人。
很遗憾,我们失去了一位无比正直与真诚的良师益友。

长亭外,瓢泼大雨依旧,心情与这漫天雨云一样压抑阴沉。
才疏词穷,匆匆写下这篇不成文的小文,以纪念我们的乔师友,愿他天堂安息,也期望小儿以后能努力成才以告慰乔师。

2020年6月28日
于姑苏护城河畔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