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雨天,网友:金瑞武

乔迁之喜的日期提前定好了,新家的一切都准备好了。走形式就行了,按照习俗,带上梯子、火盆之类的东西以求好运。搬家的这一天,北风凛冽,天空阴沉沉的,空中飘着细雨。我坐在老房子里,研究着老房子,带着思绪回到过去的日子。我回到了那个小山村,那里珍藏着我的回忆和无尽的遗憾。

这些年,每当家里有喜事,我的心就隐隐作痛。这种痛苦不是不开心,而是没有让父母赶上现在的美好生活。那种无可奈何,无法弥补的缺陷,交织在心里,会造成痛苦,可以说是孩子想养却不想养。这得从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说起,那个伤透了我心的雨天。

我老家位于大别山腹地罗田县农村,2003年的一个雨天,因老屋修葺,母亲午后叫了一台拖拉机去拖石子。途中遇土坡,车

我的家乡位于大别山腹地罗田县的农村。2003年的一个雨天,因为老房子正在维修,下午妈妈叫了一辆拖拉机来拖石头。路上遇到一个斜坡,一辆车

子始终过不去,母亲就和几个小伙子下车去推,不想拖拉机突然打滑,母亲因躲闪不及致死,那年母亲才五十六岁。就这样,我们永远失去了她。但生活还得继续,我们姐弟合力帮助父亲撑起这个家。三年后,一直身体不好,又受到精神打击的父亲也随之而去。

我对母亲无情的爱源于她的善良和坚强。母亲从小就肩负起家庭的重担。当时农村主要靠家务劳动挣工分,男性越多,家庭挣的工分就越多。作为一个女人,我妈妈很固执,多次被评为劳动模范。妈妈们在外面工作挣得多,在家照顾父母,想尽一切办法给唯一的妹妹提供教育。我嫂子学习很努力,没有辜负她妈妈的希望。上世纪80年代,她是村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,跳出龙门的学生。

母亲没什么文化,但她懂得感恩。当年结婚的时候,为了不让奶奶受苦,就把奶奶带在身边,好好照顾她。为了生计,我妈经常天不亮就到城里捡柴火卖钱补贴家用,回来的时候还不忘买碗肉片汤或者鲜豆腐孝敬奶奶。每次过年在家杀猪,妈妈总会把最好的猪肉放在一边,放在陶罐里炖着给奶奶吃,年复一年。奶奶对母亲照顾得很好,养活了她,直到她八十多岁去世。

母亲养育了五个孩子,但最漂亮的姐姐和哥哥天生聋哑。母亲的伟大在于抛弃世俗的刻板印象,平等地对待自己的孩子,尤其是照顾身体有缺陷的姐姐和哥哥。不幸的是,他们天生聋哑,但他们很幸运有这样好的父母。

在我的情感世界里,妈妈就是天空,代表着温暖的家。一直以来,只要妈妈在身边,家的温暖就一直伴随着我。我习惯了被妈妈照顾的感觉。说不出的幸福其实是一份沉甸甸的爱,不是写在脸上,而是永远刻在心里。

记得有一年快过年了,妈妈给两个姐姐做新衣服,我知道了就在家里哭。当我妈妈从她的眼睛里看到它时,她感到内心痛苦。第二天,天还没亮,她就挑了柴火进城,换了两块布给我做新衣服。看到我幸福满足的样子,妈妈转过脸,默默地用衣角擦去眼泪。她不想做更多的新衣服,但是她的家庭真的很困难。每年除夕都是妈妈不眠之夜,叫守岁,是争分夺秒给我们做新衣服。农历正月初一的早上,我们一睁眼总能看到她在床前的新衣新鞋。是妈妈在很多灯光下日夜的辛苦!现在回想这些事情,我对自己的无知特别恼火。

母亲不为世俗所困,一生不畏贫穷。在那段艰苦的日子里,只有父亲当老师微薄的工资根本支撑不了一个大家庭,母亲承担了家庭的大部分负担,即使累了,甚至受了委屈,也从不拿给孩子看。她始终保持着乐观向上的精神,用勤劳的双手,带领着我们一家一步一步走出艰难的岁月。当我们都长大了,我们可以为我们的家庭做贡献。当生活越来越好的时候,妈妈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就离开了。如今,母亲去世已近二十年,但她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却一直在传承。

偶尔回一回老家,看着村前那些家常晒太阳的老人。他们轻松平和。虽然他们满脸皱纹,满头银发,但他们毕竟有一个幸福的晚年。这时,我偷偷大哭起来,因为往前走几步就是老房子了。在老房子外面,我看不到父母忙碌的身影,也听不到任何人喊他们的绰号。只有一个哑巴弟弟热情地挥手,我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,那是雨天带来的痛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