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午的欢喜;创作者:王亚

admin亲情故事2022-01-13 14:34:5318端午标签

有孩子之前,我曾想,若生在某些节日或节气倒不错,连名字都不用想了,叫小

在我有孩子之前,我认为在一些节日或节气出生会很好,所以我甚至不用考虑我的名字,它叫肖骁。

寒、霜降、小雪、立春、夏至、端午,都行。尤其好的是端午,阳气足,底子旺,是个男孩就可以虎虎墩墩迈开大脚板走天下了。

端午节真的很像男孩子。太热闹了。初夏的大太阳一出来,就在天空中燃烧。你得一目了然。吃一把辣椒就能把骨头里的火挖出来,背心上的汗就能洗澡了。男孩的五行属土,黄澄澄的天空和厚重的大地滋养着他的活力,黝黑的皮肤被端午节的大太阳晒得油乎乎的,露出两颗笑着的小虎牙。毕竟我没有一个叫端午的男生。读到这两个字我感到很遗憾。

永远忘不了端午节,不仅仅是“小男孩”,更是我小时候过年后自己的喜悦,就像睡了一夜之后,灶神抱着一堆东西放在我的枕头上。

端午节离不止一个梦想很远,我几乎在清明节之后就开始期待了,因为清明节祭祖,遇到各种各样的美食,在厨房偷菜的孩子不会被骂。端午节是一个有理由吃的节日。尖绿角、彩线的饺子用生活在子网内的咸鸭蛋扎着,端午在家炖老鸭。你很少跌倒。

我一直以为饺子的阔叶是院子前细长苦涩的竹叶。直到端午节前一两天,我才看到纵叶卖得满大街都是。我妈买的时候,我偷了几件和竹叶比。宗野血脉多,韧性更强。

粽子叶洗净后必须用清水浸泡。绑粽子的绳子有时是棕榈叶,有时是细麻绳,有时是粗白线。不同的是,有棕榈叶的粽子是从一个垂到另一个,而麻绳的白线是一根长绳,可以绕在脖子上两次,有坐在万亩良田上的丰饶感。

我妈妈总是和我阿姨一起做粽子。糯米淘洗沥干,略掺些碱砂。大米会立即变色。如果你不仔细看,你几乎认为你从宗野那里借了一点绿色。每粒粮食分发后,在绿色中会稍微变黄。我喜欢我阿姨的包。她比她妈妈更细心和温柔。三片稻叶重叠卷成尖桶,再倒入几勺米,压紧,然后食指、拇指、中指交替翻出花朵,将稻叶包牢。棕榈叶早就被撕成短绳,一起泡在宗叶里。现在,把其中一个拉出来,绕两圈打个结,就完成了一个粽子。我不知道从小看了多少次饺子,但我从来没有学过。我试着包起来,但是还没蒸好就没了。阿姨的蒸饺连吐槽角都没有。我妈妈的手很粗糙。他们不仅有吐槽角,有的还长得不如大妈的好看,我们也很反感。吐角蒸饺就像泡在水里。你需要更少的咀嚼,你也缺少饺子的香味。我爱吃白粽子,即使不蘸糖,也还是吃不到糖。认为每年端午节都有甜饺子和咸饺子之争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端午节咸鸭蛋也不错。包饺子没学会,更别说打蝎子了,我妈也不擅长。每次端午节看到小伙伴脖子上挂着一条漂亮的长链子跑来跑去,我都得在角落里悄悄敲蛋壳。

妈妈炖鸭汤的时候,我们都蹲在墙角打草,在金沙江边玩薄冰棍“”。后来才知道有句话说端午节有孩子“闲打草”。端午节的时候,我还插艾叶,买了各种艾叶、菖蒲的新鲜药材,在门上扎了一把棕榈叶,一大半去煮洗澡水。坐在浴盆里,香香几乎让人蒸腾,悬在空中,有些人微醺。

而且雄黄酒还没喝完!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