渔港月明、本文作家:莫永英

渔港人过中秋,别出心裁,风情万种。

黄昏时分,太阳像一个红色的火球慢慢滑下海面,身后留下一片浅红。地平线上,一缕缕红、白、黄、蓝的云朵镶嵌在夕阳落下的地方。从海上闪烁的金光到暗淡的灰色,海浪的声音正舒适地从远到近向港口延伸。渔船全速赶回香港,像游子一样庆祝中秋节。

月亮一升起,渔港就沸腾了。看,港湾里的快艇轻盈地驶过,浪花飞溅,载着家人和赏月礼物,抢占海边最好的位置。高速公路上,摩托车和汽车欢快地鸣笛,很快,广阔的海边就挤满了中秋赏月的部队。他们选择自己的路,进入自己的领地。一瞬间,洁白柔软的沙滩上摆满了拜月的盛宴。有亲戚朋友,全家老小,有情人,有美少女,有帅哥。一张圆桌,一张简单的茶几,一块篷布,10%的胶带,上面放着月饼、水果、饮料、炸虾、螃蟹、排骨等等。最有特色的是“茶王”。有外出经商风尘仆仆回来的老乡,也有在文坛颇有名气的同事。在那边,阿妹哥轻松多了。一盒月饼,一串葡萄,两瓶饮料,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,默默地爱上了。乍一看,整个海滩都点缀着灯光,挤满了人。

不知不觉间,月亮已经悄悄从椰尖探出头来,觊觎着海边的盛宴。突然间,海湾闪闪发光,海滩上充满了水银般的月光。人们面朝大海沐浴在皎洁的月光下,默默祈祷生活顺利,日子红火。汉人不能忍受对歌曲的沉迷。几杯酒下肚,他打开粗糙的嗓音,裹着酒味,唱着《第十五个月亮》,逗得全家人哈哈大笑。斯文的茶友,谈吐优雅,举止大方,一边品茶一边望明月沉思,专心编织自己的事业,为自己打造一幅美丽的致富蓝图。玩文字的程军、周军,现场充满诗意,唱傅。程俊用表情朗诵了唐杜甫《月夜忆兄弟》::“他知道今晚的露珠会是霜,家里的月色有多亮!”。周军立刻脱口而出一副对联,用一个绘有蓝草的茶杯来振作:“白玉兰的月影圆了朋友的梦,一杯茶来安慰我的心”。突然,海滩在笑,海湾在唱。

还有朦胧的月光和安静的地方。情侣,恋人,一张石凳,一把情人椅,依偎,窃窃私语,特别亲密。帅哥看着明月郑重祈祷:“老媒人,做媒,恋人结婚。”靓女不多说话,只会嘀咕:“月亮代表我的心!”她凝视着海湾上银色的月光,想着自己永远不会远嫁,渔港就是我的家。

倏地,从林间传来悠悠的乐声和优美的旋律,

突然,森林里传来了悠长的音乐和优美的旋律。

只见歌舞厅里,霓虹灯光柱摇曳,人影绰绰。少男少女,激情高涨,起舞翩翩。他们大都是返乡过节的外出打工一族,难得一聚。因此,他们趁秋高气爽,月色迷人的中秋夜,相约到歌舞厅狂欢、浪漫,潇洒一回。

一湾明月,两种心情。当海边充满欢腾和喧嚣时,港池里却是一片寂静。渔船有序地停泊在码头,一点点渔火在柔和的月光下溶解。船上的红旗飘带在海风中猎猎,海浪轻轻拍打着船舷,溅起水花。原来,“水锋拿到第一个月”。当海边的月亮从树梢升起,港湾的月光已经如白昼,渔船赏月热潮即将结束。现在,吃饱喝足的渔民,或聊家事,聊世态,或分析计算季节渔季和市场情况。刚才也是喜气洋洋,热闹非凡。

渔民们早就厌倦了在家过中秋节的老习惯。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把中秋桌搬到船上的。三五个人,在船的甲板上和柜台上。光着膀子,穿着短裤,脱了拖鞋,坐在地板上。一个啤酒罐吃完后,很多话题都被扯了出来,比如鱼谈、虾谈、白话和李谈、段子和废话。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妻子面前唱《在敖包相遇》,他们被妻子的头刺痛了。“孩子们已经上学了,他们仍然会见面。我不知道他们多大了。”说着,脸上有一个红色的印记。

月亮向西倾斜,港口涨满了潮汐。港湾温暖如摇篮,被月光如银纱笼罩。一艘渔船被海浪声哄睡着了。然而,舞厅里不时传来悠扬的音乐,渔排上清晰地传来“欢呼声”的吆喝声,海鲜煎熟的醇香随着海风在溶解的月光下荡漾。

啊,月明渔港!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