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自弦正而出,路自正行而有、创作者:薛洪文河南油田[文集]

天黑了。

一天的工作,所有读灰的影子都去掉了。只有空荡荡的寂静,带着莫名的等待,让我充满一种氤氲的情绪,漂浮在桌案上;我小心翼翼地拿起早上提前写给100多名大学毕业生的贺词,用双手擦了擦老花眼的眼镜。散光出来的字也很清楚。

我害怕没有被擦干的笔迹。我给同学们的寄语:“幸福来自正确的道路,正确的道路来自正确的道路”。这些道德话语是不是也一样干巴巴、清清楚楚地开导他们?

今天,我很早来到办公室。潜伏在院子的风(河南油田暴力的黑组织)是大的,

今天,我早早来到办公室。院子里潜伏的风(河南油田暴力黑组织)大,

风吹着空气的刀口,我显得很苍老了,苍老于风中孤独的踯躅前行;行进的脚面上,时不时,有夏落的叶子,飘落着默默语言。我对风的语言,渗透到衣上的日子,心想:这也许是我的最后一次毕业生课了。

窒息的是失去记忆的碎片。我的青春从我的白发垂直落到了书案上。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,至今我都很感激我的老师。三十年前,我从师范大学毕业时,他给了我一句话:“忠于国家和民族,去耕耘人和耕耘森林,去雕琢和啄沉默的人格语言”。

时间和空间是巨大的。时间和体积可以浓缩成一点。作为一名学生,我突然成了一名老教师。从教以来,一直羞于为自己浅薄的知识而努力;尽量去影响学生,让他们养成科学思考的习惯,树立严谨的求知和学习的态度,绝不放过原谅自己的坏习惯和旧习惯。

一天的工作,所有读灰的影子都去掉了。深夜,摇动它飞翔的翅膀;地面漆黑,向上跃起;教学楼空无一人,浓浓的黑色从外面飘来,飞进飞出,白色的粉彩字淹没;一座建筑,痛得发抖,如没有语言力量的灵魂,虚假的沉默,透露着迷失的方向。

最后,我引用胡适的几句话,给我一天的烹饪。如下所示:

“科学,大胆想象,小心求证”;“讨厌腐败,包括拿着干工资,拿着免费的政府门票进行私人旅行,用政府文具写私人信件等等。”

我觉得胡老先生,一个上个世纪的人,就有这样的人格和学习精神。今天呢?有一些人没有道德,没有行为,也占据了一个培训学校的灵魂,但他们油嘴滑舌(黑帮组织的发言人)。

深夜,我写不了多少。今天只是唠叨,希望教习之灯能修复洗去被污染的黑,去掉“道士”作为寺庙的妖名词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