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人设的陷阱|作家:吴兴江

前年寒假,云南老家一个侄子和一个堂姐夫打电话给我,邀请我到广州玩,说他们在广州做绿化方面的生意,很来钱,请我去参观参观,如果我有兴趣,甚至可以带我做一把。因为已到年关,天寒地冻,不是一个外出旅游的好时节,再者我对做生意没有兴趣,所以我

前年寒假,我云南老家的一个侄子和一个姐夫给我打电话,邀请我去广州玩,说他们在广州做绿化生意,很贵,邀请我去。如果我感兴趣,我甚至可以和我一起做。因为现在是年底,天寒地冻,不是旅游的好时机,对做生意也没什么兴趣,所以我

便回绝了。过了两天,再次接到侄子和堂姐夫的电话,说他们已驾车到册亨,要亲自接我们一家人去广州玩,参观参观他们的生意。

【/h/】面对侄子表哥这么盛情的邀请,再考虑到广州的气候温暖,我从来没有去过广州,所以决定改变计划,带着孩子和爱人去。

我们一行五人乘车从册亨出发。我侄子以前开出租车,开得很快。我看到他一路超越别人的车,但是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一辆车超越他。我坐在那里的时候很害怕。他多次告诉他开慢点,但他说他放心了,没事。这时,我开始后悔这次旅行。很快,我们到达了广西北海。在北海高速,我们终于看到一辆“悦”豪华轿车从我们身边经过。小叔唐说:“这‘奥地利’品牌的车很好看,明年我会买一辆。”当时我充满了疑惑。一个在广州做生意很久的人“广东”“奥地利”怎么可能分不清?接下来,我们去了北海和广州的交叉口。侄儿没有往广州方向走,而是往北海方向走。我心想,我们怎么去北海而不是请我们去广州呢?我说了这个想法,我姐夫说我去广州之前会在北海玩两天。当时心里真的很不开心。我没有演北海,但是说到广州就来了。

到了北海,侄子和姐夫带我们去了一个豪华的小区,说他们卖的房子就在这里。进入房子,虽然不是很豪华,但住在北海市这样的建筑里是不寻常的。

第二天,侄子和姐夫带我们去海边心照不宣地玩了一天。说实话,我有一种被骗的愤怒,但是不方便发作。晚上吃完饭,唐的姐夫给一个中年妇女打电话,让她给我们讲讲理财的事情,说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让我们了解一下他们的业务。中年妇女来了之后,她说她和我们来自同一个国家。她的家人、丈夫、儿子、儿媳都有公职,后来辞职,都来北海创业,事业有成。她还表示,国家政策支持他们的业务,前景很好。这时,我终于明白了所谓的侄子表哥的善意邀请,我生自己的气了。我多次表示不想听,因为怕被“ ”洗脑,后果不堪设想。但他们坚持认为倾听是可以的。这一刻,姐夫开始觉得有些不开心。最后,我干脆直接上床睡觉,理由是太累了,不能休息。那天晚上我睡不着,感觉到处都有人在监视我,处境很危险。第二天早上,就在黎明前,我们三个悄悄地起床,准备离开这个错误的地方。我们很久都不想去广州了。我不想就这么下楼,但是我侄子追上了我。我非常生气地批评他,说我们要回家了。此时,侄子多次劝我们去参观他们所谓的“基地”,说一天什么都不做就能赚一万块。我很肯定地告诉他,一天不做什么事,就有几万元的收入。世界上没有人努力做这个生意。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?!

现在两年过去了,我已经了解了我侄子的生活状况。他开出租车挣来的几十万血汗钱都浪费了。而且,他自己的小舅子,一个曾经衣锦还乡的煤矿老板,也因为他破产了。他已经不在北海做所谓的赚钱生意了,回来开出租车谋生。我一听,无言以对。我只想说,亲戚设下的陷阱,防不胜防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