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话蛋白肉;写手:李亚坤

“说实话,我以前一直认为蛋白肉是肉的一种,也认为蛋白肉跟蛋白质有一些渊源,就像一对亲兄弟。”周末带着妈妈准备的一袋蛋白肉回了老家。在回城里的路上,我对妻子说。妻子捂着嘴笑着说,早知道你傻,我就不找你了!但是谁不是在偏执的年纪来的呢?但是因为蛋白肉的味道和肉差不多,在农村俗称“人造肉”,又因为是大豆做的,富含蛋白质,所以我想当然的认为不全是误会。

在乡下,一入冬,村民手头闲下来,就开始把金黄的

在农村,一到冬天,村民有空就开始放金灿灿的。

大豆挑选出来,洗净晒干,送到附近的榨油坊去。记得小时候,大豆的用途主要是榨油,挤出的豆饼除了一部分做成蛋白肉,剩下的便用来喂猪。那时几乎家家都养猪,每顿猪食里掺一撮豆饼,相当于顶级饲料,给猪增肥长膘。所以以前的猪肉好吃,香,后来的猪没有这个待遇了。其实,村人们大都多年不养猪了,蛋白肉也成了稀罕物,往往留够自家吃的,其余统统分赠亲友,尝尝鲜。

说到新鲜度,没有什么比新鲜加工的蛋白肉更好的了,可以直接抓,尤其是咀嚼。我亲眼目睹了一个做蛋白肉的老人。他把袋装蛋白肉和两桶油绑在货架车上,但他并不急着回去。相反,他坐在油坊外面。老人裹着头巾,瘦瘦的,一张像干核桃一样勤劳的古铜色脸。他从腰间拿出一个酒葫芦,嚼了两下热蛋白肉,在后颈上咬了一口,然后舒服地眯起眼睛,靠在门框上,回味悠长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当我提到“酒鬼”的时候,我会想到他,但是因为他喝的是新鲜的蛋白肉,所以我觉得他和一般的酒鬼不一样。

蛋白肉看起来普通但很精致,因为储存是个大问题。要先晾干,如果弄湿了会发霉;它不在正确的地方。时间长了,很容易被昆虫吃掉。如果储存不当,损失的会比吃的多。因此,人们一般不会一次做太多,如上所述,送人是一种负担得起的方式。

蛋白质是家常菜,做法因人而异。我比较喜欢的是,炒之前先掰下几块蛋白肉,用温水焯一下,然后用清水冲洗两遍。锅一热,放入几小块五花肉碎,滋养一下油,等到肉微微焦黄,说明油过了一半,再放入葱花和小青菜。否则炒出来的肉干了就没味了。先别流口水,只是炒鸡蛋和白肉的热身。就像一出戏,前场气氛饱满,演主角的男主角上台。或许是出于爱屋及乌的心理,我以为蛋白肉和小家碧玉在家常菜里不一样,却有着大江大河的精神。你看,在农家菜里,比如面炒土豆、辣椒炒鸡蛋、粉包鸡、煮花生、鸡蛋炒饭等。,几乎所有的菜品都不是独立的,仿佛只有蛋白肉,无论使用什么样的食材,最终都会像溪流一样流入江河,而不被人听到和捧场。炒菜是什么?全部:蛋白肉。

我胃口小,平时一顿饭只能吃半块馒头,但如果炒蛋白肉,一次能吃两个馒头。可惜我女儿不吃。原因是她闻不到蛋白肉里生豆的味道。所以,我偶尔做一次来缓解我的渴望。有时候在餐厅遇到这道蛋白肉,但总觉得和自己做的味道差远了。这也不错。给自己留个念想。更有甚者,如果你吃了美味的食物,你会感到无聊,也许还会多一个胖子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