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时年味浓,来源:风筝[文集]

小时候特别期待过年。乡村俚语:“大人盼种田,孩子盼过年;孩子们用双眼期待着过年”。为了迎接新年,我经常被大人送去做这个做那个,我很开心。

腊八过后,大人开始规划新的一年。天气晴朗时,首要任务是清洁床单、被褥和蚊帐。因为蚊帐大多是家纺棉布或者麻线做的,比较厚,冬天也没有两三个太阳天。洗铺盖和蚊帐的时候,我妈在池塘边的跳板上放了一个大盆,先把要洗的东西放进木盆里,倒了几桶热水,撒了点洗衣粉,让我和二姐轮流踩在木盆上,直到木盆里的水黑了,再倒掉, 然后从池塘里舀出几桶干净的水,一遍又一遍地踩下去,直到木盆里的水不再发黑,池塘里的水颜色也几乎一样。 冬天的冷水很刺骨,我们的脚就像煮熟的虾,粉红色和粉红色。他们已经昏迷了很长时间,然后他们麻木了,然后他们变热了。

农历腊月二十四,俗称“小年”,成年人比较忙。他们需要在白天打扫厨房。屋顶倒挂的灰尘,窗上盖的灰尘,锅底厚厚的黑色污垢……总之,所有的锅碗瓢盆都需要清理干净,因为到了晚上,我们需要点亮锅灯,收拾灶神。这一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,就是祭奠祖先的墓地,铲除坟墓上的野树野草,点燃蜡烛鞭炮,祭拜祖先,俗称“送光”。

除夕之夜,大人忙,孩子乐。一般家里会有三把火:一把火炒瓜子、花生、薯片。加火要讲究技巧,火不能大也不能小。火太多会焦,太少会炒,炒出来的菜也不香。炒好的东西,妈妈们经常用木盆和米筛包装,冷却后装袋密封,以免湿了吃起来味道鲜美。其实这些工作都是可以提前做的,只是因为人数有限,家庭成员太多,母亲又担心孩子会偷吃,这让她的客人很冷淡。用火煮萝卜。肉和鸡一起煮在萝卜上,鸡肉和肉的味道混合在萝卜中,既节省了柴火,又浪费了鸡肉上的油珠,炖萝卜特别好吃,是春节期间的美味佳肴。还有专门用来煮肘子的火,要煮四五个小时。碗中的手肘在颤抖,声音洪亮,香味从盖下飘出,让人咽下口水,期待明天很快到来。

大年三十,我们地方传统习俗是早上吃团圆饭。据说古时候有个姓年的妖怪,特别凶,每到年尾的那天临晨,都要到凡间吃人。百姓非常害怕,一家子团聚在一起,生怕家人有闪失。但这个年妖

除夕夜,我们当地的传统习俗是早上吃团圆饭。据说在古代,有一个叫年的怪物,非常凶猛。每年年底的早上,他都会吃掉地球上的人。人们非常害怕。家人聚在一起,因为害怕家庭不幸。但是今年恶魔

怪也有致命弱点:她害怕火焰、鞭炮、耀眼的红色。所以这天清晨家家户户都放鞭炮、贴春联、炉火烧旺。早早吃完团圆饭,待天已大亮相互串门,共同庆贺。

团圆饭后,大人把写在红纸上的吉祥话贴好,贴在屋子中间:“老少话,都被原谅了”;粮仓旁边,写着:“丰粮丰收”;饲养牲畜的地方,写:“六畜兴旺”;门口的春联是根据每个家庭的喜好来定的。

除夕夜的清晨,要在屋前屋后的果树上挂红绫,预示着来年会有很多水果。

天一亮吃饭,孩子们就去村里家家户户拜年。主人很有礼貌,总是给孩子们一些吃的:有的给一把糖;有的给红薯片;有的给瓜子花生……几个口袋圆鼓鼓的直接跳回家。

正月初二,去外婆家拜年。几个姐妹都想去,因为我奶奶家很忙,还有很多表兄弟姐妹,我阿姨和满阿姨会来。奶奶有很多美味的食物。我爷爷是退休干部,退休工资很高。我阿姨住在城里,会带很多好吃的。我们家姐妹多,不能一次都去奶奶家。父母最多带两个。谁来拿?爸爸想到了一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:能走到学期末的一定是三好学生。如果有几个,就看谁表现最好了。如果所有的表演都很好,那就看一年中谁获奖最多了。春节期间为了去姥姥家,不能到处玩,要挤时间学习,期末考试一定要考好。在这种竞争机制下,几个姐姐学习好,懂事聪明,父母暗自高兴。

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,孩子们每天都在追逐热闹的场面,鞭炮、锣鼓、花鼓、龙狮相继奏响。

我对童年的记忆仍然记忆犹新。如今,人们衣食无忧,生活幸福,生活富足,每一天都像过年一样。说到过年,孩子没有我们当年的期待,年味在大人心目中要迟钝得多,这很正常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