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玉米花,笔者:刘干

我从街上买了一袋爆米花,看着女儿津津有味地品尝,这让我思绪飘忽,回想起小时候爆米花的场景。

我的童年恰逢物资和食物短缺。完成生产队的集体农活后,父母总会腾出时间,利用家前后的空闲土地,种上玉米。种春种秋收弥补冬季缺粮。

因为玉米的口感不如大米小麦细腻,咬人的胃,所以村民称玉米为粗粮。其实玉米很滋补。饿的时候用来喂村民,但是掉的不好。我非常感谢玉米,它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欢乐和痛苦。苦的是剥老玉米,开心的是煮好嫩玉米和爆米花安慰舌尖。

平时除了一日三餐,农村几乎与小吃绝缘。村民不要期望太高。当他们饿的时候,爆米花是农村最美丽的礼物和思想。

所以,对于当时的孩子来说,当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晚上村长那堆炭火。生火的不是别人,正是爆爆米花的师傅。架起炭炉,拉起风箱,开始喊“爆米花,爆米花!”很快,3322名村民,扛着玉米,听到了周围陆续聚集的声音。师傅讲究公平,将玉米按顺序倒入压烤罐中,加入少许糖精,拧紧罐盖,拉起风箱,然后将烤罐一圈又一圈地转动,使其受热均匀。转速、拉风箱的力度、时间长短完全掌握在师傅手里。当时,在孩子们眼里,师父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人物。

估计加热温度差不多,有几个专家朋友会给师傅看易拉罐柄上的表,看看是不是时间到了。然而到了初中学物理的时候,我才意识到易拉罐手柄上的手表不是时间显示器,而是热气压力表。

最后师傅说“ OK ”。让爆米花机把看起来很破旧的长布袋拉直,把另一头的嘴系好。随后,师傅慢慢将压力罐从火中取出,称了称,用嘴指着布袋,撬开,只听砰的一声“砰”的一声,一股白烟从布袋的缝隙里冲了出来,甜玉米味扑面而来。

此时,最兴奋的是挤在人群中的儿童,欢快地追逐那些崩散到布袋外的玉米花,每个人的动作都很急,这

这时最激动的是挤在人群中的孩子们,开心地追着布袋外已经倒塌的矢车菊,每个人的动作都很紧急,这

些动作的背后是饥饿的欲望,哪怕抢到一粒爆玉米花虽不能解馋,但也能香唇。

包装好爆米花,主人会付给主人五毛钱加工。然后顺便捧点爆米花分发给周围的朋友。请分享。不仅是礼仪,也说明主人小气,留个温暖就走。

严冬,外面寒风呼啸,无论是雪还是冰,母亲都懒得做饭,全家人把腿和脚贴在被子里,围着一筐爆米花嚼着,喝着开水,吞咽着。经济实惠,也是最好的取暖方式。

我怀念童年的爆米花。虽然当时的爆米花味道没有今天的爆米花那么甜,但热闹的场面和淳朴的乡愁始终沉淀在我的心里,是炭火温暖了贫穷的乡村,温暖了我的童年记忆。

分享: